我劝你好好休息吧

这是我在飞机上写的 希望一切都好♡

xzwz杀青照片[白×纸]衍生

*一不小心就萌上了真人
*小小的编一段小甜饼给自己解解馋
*嗯...来日可期吧




他见她痴痴地愣在那,不知所措地张望着人群,心中暗道:“这家伙是不是吃火锅吃傻了,不会跑来找我吗?”便手一伸,将小小的她,拉到自己温暖的怀中。他把她包在宽大的风衣里,一下一下地,像在和小动物顺着毛,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受到难得的温暖而放松了她如刺猬般警惕的神经,他火了,朝那个埋在他的怀抱中一脸享受的小姑娘低吼道:“郑合惠子!你就这样一直埋在一个莫名奇妙的怀抱里吗?”她下意识仰头怼他:“因为除了白敬亭没人会这样抱我了啊。”白敬亭也没有想到她这么直白就说出来了他的心事,偷偷地红了耳根子,她一惊,低下头,暗暗后悔道:“哎呀,我我我说了什么啊!?”
她一下子红了脸,仿佛心事被戳破一般,却在想要逃离他的怀抱时突然瞥见他眸华间闪现的狡黠,“一、二、三······惠子惠子,你和小白在那干嘛?过来拍照了!”惠子一下子红了耳根,旁边的工作人员一阵哄笑,她气急地争辩道:“他太欠打了,我在找他讨债呢?!”说完,便被身后的白敬亭敲了脑袋。她吃痛,朝他呲牙,又听见摄影师喊“一”,只好飞了一记眼刀给身后那个幼稚却十分认真的男孩,她说不出来此刻的感受,和他们一起大呼“茄子”,咧着嘴甜甜地笑,却在照相机闪光的一瞬间,听见那个声音,无比柔软地对她说:“惠子,我们在一起吧。”

初秋 四川


“四川吗?”
“真是个很美的地方呢。”

成都成都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唔哦唔哦,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成都欢迎您”“成都人民欢迎您”,我讶然,偏过头,硕大的“成都”二字在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红光,果然是成都,心心念念的成都。

一出机场,闷热的气息一下把我拉回现实。灯火阑珊,星光灼灼。我们跟着等候已久的面包车小哥,慢悠悠地踱步到停车场,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像是回家一样,很安心。车子在高速上飞驰着,因为空调开不了,我们就着窗外的风谈笑风生,《成都》应景地响起,风吹歌奏,我在摇摇摆摆的面包车里安然入睡。
成都,一个悠闲的小城,拥有让人随遇而安的魅力。
锦里、宽窄巷子、杜甫草堂,三个成都必去的地方,成都独家的小巷子,来来往往的人,以及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我们一路边逛边吃,冰粉凉糕,张飞牛肉,以及馋人的串串儿,笑曰:“成都一天,深圳三斤。”在“知了”大作的夏日里,我们顶着炽热的太阳,走街串巷,汗流浃背地吃着火锅撸着串儿,心满意足地叼着冰棍喝着冰粉。一只不知从何处落下的知了黏在了我的衣服上,不知是贪恋上了这成都的味道还是想避避暑,反正我是不想和它共处太久,小心翼翼地捉起它,将它留在了锦里的街角,这也是我留在这的印记吧。
成都,又要说再见了呢。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甘孜稻城
五点半的清晨,我们离开成都,踏上了318川藏线国道,前往稻城亚丁。我们的导游是一个藏族人,叫做泽狼,浓浓的藏族口音,我们总是打趣他的普通话不标准,他则是敛去了一身藏族汉子的豪放,委屈地抱怨:“我一个藏族人,你能让我讲多标准的普通话。”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第一座大山——折多山,海拔4298米,不少人已经开始高原反应了,我兴冲冲地下了车,纪念第一次登上高原地区,这一天是我的生日,无疑是我13年以来最有意义的生日。空气极其冷冽,寒风刺骨,小雨冰凉,层云萦绕着的折多山恍若仙境,我轻轻闭上眼,感受着高原的风和雨,心中满是安然。

2天20个小时,8座山,一场认真的雪,稻城亚丁,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偷偷的告诉你,有一个地方叫做稻城,我要和我最心爱的人一起去哪里,看蔚蓝的天空,看白色的雪山,看金色的草地,看一场秋天的童话。我要告诉她,如果没有住在你的心里,都是客死他乡!我要告诉她,相爱这件事情,就是永远在一起。”8月初秋,我来到了这儿,一望无际的金黄色油菜花地,以及蜿蜒曲折的小河穿梭其中;蔚蓝的天,纯净如一张蓝纸,云雾缭绕的雪山,神秘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拨开那片迷茫,一睹真容。路边零零散散有几只散步的牦牛,高原的动物,无一丝污染。车子顺着公路盘山而上,十八弯山路,一条美丽惊险的带子。小雨淅沥淅沥地下着,波澜不惊稻城的美丽。
稻城,幸好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拜访了一家藏族人家,女主人叫茨仁拉姆,是个20多岁的藏族母亲。一入座,她就为我们端上了酥油茶与青稞饼,暖暖的酥油茶送到我的手中,她抬头浅浅一笑,天地动容,这个藏族女子美的不可方物。我环顾四周,只听拉姆侃侃而谈:“我家的所有家具都是木头,都是我阿爸亲手雕制成的,我们藏族人不用你们大城市的沙发,木头的,结实耐用。”
房子很大,空荡荡的很少家具,楼梯很陡,但是那两个藏族孩子却能一溜烟跑下去,我感叹这些藏民们竟能在如此高海拔的地区生存,习惯成了依赖,他们热爱这一方净土。
藏族人有很浓厚的宗教信仰,几乎每一户人家的家中都有一个佛堂,不能踩门槛,不能在主人进去前进去。一生中必须去一次布达拉宫,三步一叩首,不能回头。他们一生忠于佛教,信仰支撑他们活着,这是汉族人很少有的一个观念。
一番交谈后,拉姆送我们出门,笑容依旧温暖,我扬起手挥了挥,她也挥了挥,风撩起她耳边的发丝,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天地动容。20多岁的藏族女子,支撑起了整个家庭,我看着她风中娇小的身影,心中满是敬仰。
再见四川
5点半,天还没亮,我们团的所有人摸着黑起了床,踏上了归来的旅途,今天也是我们从稻城飞回成都的时刻。两座山,一个小时,我们到了稻城机场,车上结识的朋友们都纷纷朝我们挥手道别,冰冷的小雨划过我的脸颊,一股不舍的情感突然涌上心头,我伸手朝他们也挥了挥手,告别了导游,告别了旅友,告别了稻城,也告别了四川。
“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真的不后悔。”
“它的每一条街,每一条巷,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很美。”